不久前,《深圳市医疗机构设置规划(2016-2020年)》鼓励体制内医生走向市场以“大尺度”给我们惊喜,近日刚刚公布的《深圳市区域卫生规划(2016-2020年)》(下称《规划》)又一次让我们眼前一亮,一个突出的亮眼点就是《规划》给政府和市场画出了清晰的边界。《规划》指出,要“坚持政府主导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原则。强化政府在制度、规划、筹资、服务、监管等方面的责任,维护公共医疗卫生公益性。全面推进医疗卫生行业开放式发展,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将推动社会力量办医与医疗资源结构调整、医疗服务模式变革、医疗行业创新驱动发展紧密结合起来,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健康服务需求。

这一原则体现在“规划目标”方面,就是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由3.4张增加到4.3张,如果到2020年深圳市常住人口数预计达到1480万人,那么深圳市总床位数要达到63640张,增加13320张。当然这一目标主要是基于深圳市医疗“资源总量相对不足”相对不足的现实所做出的。据《规划》所述,深圳市2015年,全市每千常住人口床位数3.4张,远低于全国5.1张的平均水平和广东省4.0张的平均水平,位列珠三角地区倒数第二,资源总量不足与需求快速增长的矛盾日益突出。

而增加的这13320张床位公立医院仅由每千人2.7张增加到2.8张,增加0.1张,也就是只增加1480张,其余11840张都将留给社会办医。这就是在《规划》中明确社会办医院床位数由每千人0.5提高到1.5。可以预见到2020年深圳社会办医院将呈现井喷式发展。

但是,从《规划》里可以看到,深圳为了解决“资源配置不均衡”问题,特别是“医疗资源相对集中在中心城区,原特区外医院发展水平低,儿科、精神卫生科、肿瘤科、耳鼻咽喉科、口腔科等资源紧缺,基层医疗服务资源区域布局不均衡,分级诊疗制度不完善,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利用率不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不强,医院与社康中心的分工协作机制不完善,大医院人满为患、社康中心资源闲置的问题并存”,又提出推进区域医疗中心均衡布局的战略。计划在全市各区域规划建设学科门类齐全、卫生装备精良、医疗人才集聚的区域医疗中心。重点依托市人民医院、市第二人民医院、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等建设17个片区的综合区域医疗中心;依托市中医院建设中医区域医疗中心;依托市妇幼保健院、市儿童医院等建设9个专科区域医疗中心。除此而外《规划》还提出要推进基层医疗集团建设。以行政区、管理区或若干个街道为配置单元,在全市分片划区、均衡布局10家以上基层医疗集团,由1家综合医院牵头,若干家其他医疗卫生机构,以及医院所属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组成,还要“错位配置”基层医疗集团内各医疗卫生机构的功能。

这又为社会办医院增添了些许担忧。因为这些姓“公”的医疗机构组建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医疗网络,社会办医院的市场又在哪里呢?

《规划》给社会办医做出3点规划:

一是从社会办医的“执业范围”讲,社会办医院可以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与公立医院形成有序竞争;可以提供高端服务,满足非基本需求;可以提供康复、老年护理等紧缺服务,对公立医院形成补充。

二是准入方面,开了三个“口子”。一个是进一步规范和简化准入管理流程,取消社会力量办医的机构数量、等级、床位规模、选址距离限制,清理阻碍社会办医、多点执业、互联网医疗、健康大数据应用等方面的隐性壁垒。第二个是全面推进医师执业区域注册,鼓励医生多点执业,形成政府办医疗机构负责保基本、兜底线,社会办医重点供高端、促改革,基本和特需医疗相互补充、公立和非公立医疗机构协同发展、竞争互补的良性发展格局。第三个是放开社会办医院乙类大型医用设备配置。鼓励社会力量开办高水平三级医院和专科医院。按照10,000张病床的配置标准,为社会力量举办高水平医院预留建设项目用地,同步预留诊疗科目设置和大型医用设备配置空间。支持社会办医院纳入医保定点范围,完善规划布局和用地保障,优化投融资引导政策,落实财税价格政策,社会办医院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新增医疗资源优先考虑社会资本投资。

三是在发展方向上,《规划》支持社会资本发展健康服务业,发展医学检验检查、健康体检、健康管理、消毒供应、专业后勤等服务机构,提供老年护理、心理咨询、口腔保健、康复护理、临终关怀等医疗健康服务。这一点,在资源配置一节里,也有论述:推进设置独立的区域医学检验机构、病理诊断机构、医学影像检查机构、消毒供应机构和血液净化机构,实现区域资源共享。要预留规划指标空间,确保非公立医疗机构的配置需求。门诊部、中医馆、诊所、中医坐堂医诊所、医务室、卫生所等机构的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实行市场调节的管理方式,同样为社会办医留足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