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院建筑设计的新动向

在经济衰退及人口少子高龄化的背景下,为了在削减医疗开支的同时确保医疗水准不降,近年来日本政府、学术界及从事设计实务的建筑师进行了种种尝试。本文通过对日本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新建设施进行的实地考察分析来探讨近年来日本医院建筑设计的新动向。

众所周知,医院建筑是设计难度最大的建筑类型之一。由于世界各国的文化背景以及经济技术发展的水平不同,各国建筑师的设计理念或出发点存在很大差异。

对于日本建筑师而言,设计医院建筑时必须着重解决好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其一,在医疗技术与医疗设备飞速发展的形势下,如何使建筑空间与环境很好地满足医护作业的需要;
其二,在少子高龄化日趋严重的严峻事实面前,如何迎合政府削减医疗成本的各种政策;
其三,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为了医院的生存,如何通过建筑设计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并提高医院经营效率;
其四,如何通过建筑设计改善患者的医疗或生活环境,并尽可能满足不同类型患者的各种需求;
其五,在满足上述要求的前提下能发挥出自己的独特创意。

由于立场不同,上述种种要求之间常常会产生各种形式的矛盾,为此不仅需要建筑师在医疗政策、医疗设备、医院管理及医护作业等方面具有广博的知识,还需要在设计实践中发挥高超的技巧。笔者认为,其根本就是妥善调和医院建筑中高效率与高舒适度之间的关系。

1.HCU的设置

住院部设计的关键在于护理单元的合理划分。欧美国家于1950年代初就提出了所谓PPC(progressive patient care) 方式, 其基本理念是根据患者的健康状况及所需护理量将住院部划分为intensive care unit(ICU)、intermediate careunit、self care unit、long term care unit等不同等级的护理单元,各类护理单元配置的医疗设备及医护人员各不相同;在住院期间,当患者病情出现显著变化时就将其转移至适宜的护理单元。显然,PPC方式在提高医护服务合理性与效率化的同时增加了住院部的复杂度,从而对住院部的建筑设计产生很大影响。

直至目前,多数日本医院仍以设置ICU及一般护理单元为主,完全采用PPC方式的医院非常少。但近年来为应对重症患者人数的不断增加,情况正在逐渐发生改变。一些大型综合医院往往以住院部的改扩建为契机,在ICU和一般护理单元之间导入了一种名为HCU(high care unit)的护理单元,变得越来越接近PPC方式。如图1~图3所示,HCU的医护人员及医疗设备的配置介于ICU和一般护理单元之间,主要通过集中收治原本分散在各科一般护理单元中的重症患者的方式,既提高了医护作业及医院运营管理的效率,也使得一般护理单元内的护士可以集中精力护理大多数普通患者。如图4所示,T医院住院部共有1 193个病床,722名护士,虽然ICU与HCU 分别占总病床数的3%和6%,但为了提供高度的护理服务,两者配备的护士均占护士总数的12%;如图5所示,在各自病区中的单位病床所占病区面积如下:ICU为125㎡/床,HCU近50㎡/床,而一般病床不足40㎡/床。

捕获

2.外来点滴中心

为了迎合政府缩短平均住院天数以削减医疗成本的要求,在医疗技术进步的推动下,许多原来必须通过住院治疗才能实施的疗法纷纷改用通院治疗(指患者居家疗养、定期到医院接受治疗)的方式进行。以癌症化疗为例,由于该疗法具有较强的副作用,原本需要患者住院后才能进行点滴作业,但由于医疗技术取得了突破,近年来发达国家越来越倾向于采用通院治疗的方式实施该疗法。

2002年,日本出台了相关的设施及收费标准,鼓励在医院中通过设置外来点滴中心的方式进行癌症等重大疾病的通院点滴治疗。与国内治疗感冒、发烧等常见病为主的点滴中心不同,日本的外来点滴中心主要以提供高度医疗服务为目的,因此不仅必须确保重症患者治疗过程的安全性,还必须尽可能提高环境的舒适度以使患者适应长时间点滴过程。

日本G医院外来点滴中心(图6)为确保疗效并防止治疗过程中发生意外,配备了专门的医生、护士及药剂师,每天可为50名以上的患者提供癌症点滴治疗。通常40%以上患者的点滴时间在两小时以上,最长的点滴时间会超过4小时。该中心共有13张病床和4张沙发,根据患者病情划分为4个治疗区。一区适用于病情较稳定的患者,提供普通病床;二区及三区均配有氧气、引入等医疗用输气管,病床下部带有轮子,当患者病情急速变化时,可以推动病床搬运患者;三区主要针对点滴时间长的重症患者,设置在即使护士配液时也能观察到的地方;四区主要针对病情稳定、输液时间较短的患者。护士记録区有2处,便于护士进行点滴确认时能顺利记録。患者来到点滴中心后,先在等候区等待,然后再被安排至适宜的床位接受治疗。点滴中心的环境良好舒适,配置有电视、期刊杂志等供患者消磨时光,卫生间可供患者携带点滴架子使用。

3.日间手术中心

日间手术(day surgery)源自欧美,指手术、术后恢复及离院等环节集中在1~2个工作日内完成的手术。由于可以节约大笔住院费用,不仅受到了政府部门、医疗保险公司的欢迎,也因为可以节省大量住院时间而颇受患者特别是上班族的青睐。据统计,目前美国的日间手术件数已占外科手术总件数的80%以上。

日本的日间手术主要集中在“日间手术中心”(day surgery unit,DSU)内进行,该类设施近年来发展十分迅速。日本建筑师主要关注的问题包括:日间手术中心应尽可能设置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内,并便于患者到达;应方便挂号处的工作人员观察到患者的到达及等待区域;患者的流线应单向前进,术前患者和术后患者不应碰面;患者利用的空间宜采用自然采光。日本Y医院的日间手术中心很好地体现了上述设计理念(图7)。该中心位于医院门诊部四楼,与医院手术部完全分开(图8)。2010年该设施完成日间手术4 260例,平均每个工作日完成近20件手术(图9)。该中心共有6间手术室,包括口腔科、耳鼻喉科、眼科等3个专用手术室及3个通用手术室,手术范围也在不断扩大,现在不仅可以完成白内障、胆结石等小手术,还可进行胃癌等外科手术、尿结石等泌尿科手术、上肢骨折等骨科手术(图10,图11)。

捕获1

4.放射性诊断与手术复合系统

对于脑卒中、脑神经外科及外伤手术来说,提高手术精度的关键在于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必须能对病灶进行准确的定位与把握,因此常需要在手术过程中展开血管摄影、CT及MRI等放射性诊断。然而按照常规,手术室不仅与放射性诊断室分开布置,而且彼此间的温湿环境及空气清洁度也难以保持一致。

为此,日本D医院联合多家医疗设备厂商及建筑公司共同开发出放射性诊断与手术的复合系统。MRI室、血管摄影/手术室与CT室等彼此间通过自动门隔开的三个房间连续布置(图12),加上周边的操作室及附属设备室共同构成一个“放射性诊断与手术复合系统”(图13,图14)。手术台与血管摄影合二为一,并与CT及MRI布置在同一轴线上,再通过一些专用设备可最大程度地方便对患者进行移动。

该复合系统的成功研制开发,不仅使D医院可以更顺利地进行多种复杂手术,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建筑师对医院建筑的固有设计理念。

医院不仅是医疗的场所,也是患者生活的场所。日本建筑师除了关注医疗效率之外,也很注重提高建筑空间及环境的舒适度。下文分别从门诊部及住院部两个方面进行探讨。
捕获2

1.门诊部

大医院往往空间复杂多变、人员嘈杂、充满了令人望而生畏的专业术语,高龄及行动不便的患者在体检、就医、取药等门诊流程中很容易迷路。为改善这一状况,日本医院除加强各类导向标识外,更通过合理的空间设计对患者进行引导。

以位于东京的J医院为例,该医院的日门诊量达5 000人次左右,是日本门诊量最大的医院之一。该院门诊部中央设置了贯通地下一层至地上四层的共享大厅(图15~图18),通过该大厅,一层入口处导医台的服务人员可以清楚地向患者指明去处;患者借由该大厅也很容易确认自己所处的位置。另外,当自然光线从中庭的玻璃顶上倾泻下来时,也给医院内的人们带来一丝温馨的感受。

医院内除了用箭头和文字来标识行进方向和场所之外,还利用红、緑、蓝等颜色表示诊室、检查科室、放射线诊断科室(图19~图21),并通过与该色调统一的室内设计构筑了令人放松的疗养空间。

为使医院环境贴近患者的日常生活并减少其焦虑感,一层入口大厅左侧设置了超市、图书室(图22)、相谈室、讨论室等供患者使用的空间,三层还设置了患者餐厅。图书室由志愿者管理,主要向患者及其家属提供与医学相关的读物及媒体信息。餐厅则外包给一个著名的餐饮连锁店经营,可为患者提供高水平的饮食。

捕获3

2.住院部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住院部环境也得到了大幅改善,具体表现在:单人病室数量增大;多床病室以2人间和4人间为主,5~6床的大病室基本消失;普遍在病室内设置独立卫生间;作为患者康复训练的重要场所,走廊有加宽的趋势;大量设置与患者生活相关的活动室、餐厅、相谈室等房间,使患者的住院生活越来越贴近日常生活。

研究表明,日本住院部的建筑面积有逐渐扩大的倾向。日本上世纪80年代建成医院的1床平均病区面积为16㎡~26㎡,90年代建成医院为20㎡~30㎡,而近年建成的T医院住院部则达到了39㎡。该住院部的每层公共部分均设置了患者厨房(图23)及两间家属休息室(图24)。患者厨房主要是为了方便工作人员为患者配餐;家属用房则是为了防止探望患者的家属干扰其他患者的生活。

小结
本文从效率及舒适度两个方面探讨了日本医院建筑设计中的一些新动向。必须说明,在同一所医院中同时要处理好两方面的关系常常有很大的难度。因此除单体设计外,还应重视医疗设施的功能分化及彼此间连携合作方面的研究工作。限于篇幅,笔者拟另文发表相关研究成果。

评论 0